逝者|院士胡亚美:叩开中国儿童白血病治疗的大门
发布时间:2019-11-02 08:07:02点击:2294

新京报(记者戴萱)白血病,一种在血液中流动的肿瘤,让许多人一看到它就脸色苍白。

20世纪70年代,恶性肿瘤成为北京市区儿童的主要死因,白血病居首位。

作为新中国儿科医学的创始人之一,胡亚美是第一个对儿童白血病“宣战”的人。十多年来,由于她的努力,这种不治之症的治愈率已经上升到74%,并且挽救了大量儿童的生命。

10月3日,这位老先生去世,享年95岁,他总是对着孩子们微笑并抽血治疗他们。她的尸体被捐赠给首都医科大学进行医学研究。

胡亚美和小病人。北京儿童医院

在中国率先开展儿童白血病治疗

胡亚梅是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儿科医生,新中国儿科的创始人之一。他曾经是北京儿童医院的院长。她最广为人知的医学成就是在我国发起了儿童血液肿瘤学,改进了我国儿童白血病的治疗计划,并将这种疾病从不治之症的名单中“剔除”。

在她之前,这个国家没有人接受过儿童白血病的治疗,也没有人知道如何治疗和使用什么药物。

白血病是造血干细胞的恶性克隆疾病,俗称“血癌”。与其他实体肿瘤相比,白血病细胞在血管中流动,在骨髓中增殖和积累,抑制人体正常的造血功能,并渗透到身体的其他组织和器官中。

新中国成立几十年后,威胁儿童生命的主要原因是各种传染病和营养不良。到20世纪70年代,恶性肿瘤已经“占优势”。1976年,一份题为《北京市区儿童死因调查》的报告引起了胡亚美的注意。报告指出,恶性肿瘤成为城市儿童死亡的主要原因,白血病占三分之一。

当时,儿童白血病在中国仍然无法治愈,也没有成功治疗的报道。十八九岁的胡亚梅决定向她宣战,并带领北京儿童医院团队在中国率先治疗儿童白血病。

北京儿童医院血液肿瘤中心主任医师郑虎382355是胡亚梅的弟子。他曾经听到胡亚梅谈论征服白血病的过去。当时中国还没有相关的医学数据,所以胡亚美利用出国和接待外宾的机会,从各种渠道学习和研究外国项目。没有药物,国外捐赠的相关药物成为胡亚美的研究对象。她还认为自己是一个流动的“血库”,患有缺血和O型血的胡亚梅自己献血。

从1976年起,来到儿童医院的白血病患儿的信息被记录在笔记本上。孩子死时,画了一个红色三角形。起初,一年中只有几个孩子去看医生,渐渐地,他们变成了十几个,二十多个,几十个。起初,笔记本上满是红色三角形。慢慢地,红色三角形的数量变得越来越少。与死亡的斗争变得越来越清晰。

1982年,胡亚梅在《中国儿科杂志》上发表了中国儿童白血病疗效的第一篇报告《儿童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110例治疗结果》。1992年,儿童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5年生存率达到74%。如今,由胡亚梅创立的北京儿童医院白血病诊疗团队治愈率超过80%,符合国际标准。3000多名白血病儿童被治愈。

儿童白血病不再是不治之症。

像亲人一样痛苦的孩子会给父母上课“补课”

1992年,12岁的蓝蓝一家(化名)来到胡亚美的诊所。虚弱、出血和发烧是白血病儿童的典型症状。就在几天前,蓝色小牛出现了出血点。洗完脚后,他们甚至没有力气去擦。这家人先后检查了河南和天津的三家医院,并诊断出白血病。当时,胡亚美的团队已经积累了很高的声誉。在医生的推荐下,一家人来到了北京儿童医院。

医院已经人满为患,胡亚梅在走廊里给孩子们增加了床位,并于当天制定了治疗计划。三年半后,在胡亚梅团队的治疗下,蓝蓝与白血病进行了斗争。20多年后,生病的河南男孩顺利康复,大学毕业,并在北京成家。现在他是两个健康女孩的父亲。

20多年后,蓝爸爸仍然记得胡亚梅的样子:“她是一个瘦瘦的女人,总是在孩子面前微笑,充满爱和善良。她性格温和,精神坚强,骨子里值得信赖。”

化疗将给儿童带来巨大的痛苦。有时胆汁直接从孩子的口腔和鼻腔中喷出。这时,胡亚美和她的同事会拍拍孩子的背,擦干眼泪,帮助换床单,安慰和鼓励孩子,就像对待亲戚一样。

除了照顾孩子,家人的情绪也是胡小玲关心的问题之一。20世纪90年代,公众对白血病的认识不高。当蓝蓝第一次来到医院时,他发现骨髓中未成熟粒细胞的比例超过90%。孩子的父亲非常害怕。胡亚美知道自己在部队工作,用一个比喻安慰他:虽然部队中的侦察部队规模小,但战斗力很强。普通部队人数很多,但战斗力要弱得多。孩子们有可能在没有太多心理负担的情况下康复。在治疗过程中,浅蓝色处于极大的危险中,被救出。胡亚美还会告诉孩子的父亲,这是一种医疗改善反应,没有必要害怕。

考虑到白血病患儿体质虚弱和家庭缺乏专业背景,胡亚梅还将向家长讲授卫生和感染预防。

“三年多来,我们家的家乡北京一直在两个地方跑步。我们受益于这一知识。在我认识的人中,有些父母不注意卫生,导致他们的孩子在严重的情况下死亡。胡奶奶非常体贴,我们仍然非常感谢她。”蓝爸爸说。

1995年7月3日,胡亚美和一个小病人在一起。北京儿童医院

抱着一个陌生的继承人去办理入境手续

胡亚美对中国儿科医学的贡献不仅仅是征服白血病。

1946年5月,仍在北京大学医学院学习的胡亚美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地下党员。1947年7月,胡亚美毕业并留在北平私立儿童医院,成为诸福棠院长的得力助手。新中国成立前夕,胡亚梅与另外两名地下共产党员姜在芳、李同道一道,敦促诸福棠、吴瑞平、邓刘金等著名儿科专家留在中国,共同为新中国的儿科医疗事业奠定基础。

当时,儿科分为两大方向:儿科内科和儿科外科。胡亚美专注于儿科内科,并取得了许多成果。20世纪50年代,她制定了适合中国国情的儿童营养性贫血的治疗和预防计划。20世纪60年代,对小儿腹泻的病因、发病机制和临床特点进行了研究,制定并推广了3:2:1补液疗法。这种疾病的死亡率从20%下降到1%。在20世纪70年代后期,研究了朗格汉斯细胞组织细胞增多症、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和除儿童白血病以外的各种溶血性疾病。

与她出色的事业相对应,胡亚梅获得了多项称号——不仅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儿童医院院长、中华医学会副会长,还获得了中国科学技术协会荣誉会员、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人大代表等。

然而,胡亚梅没有“大人物”的尊严。

1991年,胡震三毕业于硕士学位,因为他喜欢孩子,他在同学的推荐下来到北京儿童医院。胡震235知道胡的专业成就,但他不知道对方已经是医院的领导了。他“什么也没想到,什么也没拿”,直接敲了敲胡小玲的办公室。

胡亚梅微笑着接待了这个年轻人。在十多分钟的交流中,胡亚梅没有进行严肃的采访。他只问自己为什么喜欢孩子,并经常谈论家庭事务。然后他说,“我带你办理手续。”他拉着胡震的手,去了隔壁的人事部。

“她没有高高在上的感觉。她很善良,与我们没有距离。我们从来不叫她胡主席或胡院士,我们上下都叫她胡医生。”胡震说。

胡亚美的教育风格是让事情变得更容易,用例子而不是用语言教学。他从不批评学生或对他们提出特殊要求。唯一的一次是写信给出国留学的胡震235,让她回到中国当医生。

“很少给单位和其他单位增加负担”

胡亚梅不喜欢说伟大的事情。外界对她的印象主要来自日常生活的细节。

在北京儿童医院纪念胡亚梅的文章中,许多人留言纪念她。一名网民曾经是胡亚美诊所的“常客”。她害怕去看医生,但她不害怕胡亚美,因为她总是微笑,善良,热情和善良。一个孩子的家庭成员记得胡亚美在给孩子听诊时总是用手捂住听诊器。她对父母的询问也很耐心,让人们感到放心。胡亚梅给孩子体检的顺序不同于教科书中的“自上而下”。他先和孩子说话,告诉孩子“打电话(听诊)”和“摸摸肚子”。当孩子不那么紧张和抗拒时,他被要求张开嘴检查他的嘴。

在胡震的印象中,胡亚梅很少给单位和其他人带来任何负担。为了省钱去医院,胡亚梅经常在出国开会和住宿时和学生共用一个房间。洗完澡后,我会打扫水槽和地板,然后叫学生进来。在医院加班到深夜,从不向司机要车,而是打车回家;接待外宾时,为了不打扰单位和其他同事,他们经常在自己家里设宴。

胡亚梅脾气很好。在一起20多年后,胡震-桑很少看到她生气。一个患白血病后来康复并成为医生的孩子只有一次找到了胡亚美。原来,该单位知道她的病史,并坚持要求她提供额外的健康证明。胡亚美为孩子感到委屈,说:“他们都学医,却不知道白血病可以治愈?”!"

胡震的电脑和手机里仍然有大量胡亚美的照片。元旦、教师节、生日等日子,胡亚美的弟子们都会去拜访她。在镜头中,胡亚美一直保持着独特的灿烂笑容。

近年来,胡亚美的身体逐渐被疾病削弱和侵蚀。她的表情逐渐变得呆滞,失去了笑容。然而,每次她看到学生来,她的眼睛总是盯着她,好像在用他们的眼睛传达什么。

10月3日17: 07,胡亚梅永远闭上了眼睛。这位毕生致力于我国儿科医学事业的老人的遗体将捐赠给首都医科大学,并将为医学研究做出最后贡献。

新京报记者戴萱

编辑张畅校对茜茜

江苏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