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选平生前曾自称机械匠 带家人轻车简从吃大排档
发布时间:2019-11-02 11:55:27点击:1859

资料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原标题:叶选平去世:死前,他自称是一名“机械师”,并带着家人去吃小吃摊。)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2019年9月17日下午3点,广东省委前副秘书长陈开枝在微信上看到一条消息:叶选平去世。

他不敢相信,立即打电话给秘书确认,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当他在2018年拜访叶选平时,他觉得自己身体健康。没想到,这是最后一次。

9月17日晚,叶选平已故二哥叶选宁的秘书李卫平和几个朋友飞往广州参加叶选平的纪念活动。他仍在等待纪念活动将如何举行的确切消息。

9月18日上午7时10分,中央广播电视台《中国之声报文摘》报道,中国共产党杰出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经济建设战线杰出领导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七、八、九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叶选平于2019年9月17日12时50分在广东因病逝世,享年95岁。

“机械师”

李瑞环曾经说过,他更熟悉和理解叶选平。叶选平在担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主席期间担任执行副主席。这两个人在工作中经常合作。李瑞环说,叶选平是“三八”干部,是留在苏联的学生。解放初期,他是沈阳第一机床厂的总工程师,当时是木匠。“说我们的干部已经废除了终身制,现在又有了世袭制,这是没有根据的。”

早在1941年,17岁的叶选平就来到了延安。今年3月,他和李鹏等孩子被送到延安自然科学院学习。叶选平进入本科机械工程系专攻机械工程,从此与机械行业结下不解之缘。20世纪五六十年代,他是沈阳第一机床厂和北京第一机床厂的总工程师。他还曾担任北京机械管理局局长和国家科委第三工程局局长。

李卫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叶选平一直有一个独特的爱好:拆钟。他经常在家里拆卸和重装闹钟来练习手脚、视力和思维。

叶选平的家里有一个装满小机械零件的工作台。闲暇时,他喜欢去办公桌前,小心地拆开小机器或组装零件。改变主意是他的荣幸。

叶选平周围的工作人员曾经说过,叶省长掌握报告和材料的方式很独特。他从来不需要准备现成的长篇演讲。他总是向员工询问“零件”和“块状物”。他最好把单独的分析和统计一个接一个地拼接起来。即使我去北京开会,我仍然会在最高决策层摆弄他的“肿块”。

1979年,55岁的叶选平被派往广东省担任副省长兼广东省科委主任。他后来担任州长。他经常对人们说,“我原本是一名机械师和技术干部。我从未想过我会成为州长。”

上任后,他的首要任务是推动广东计算中心科技信息研究所的建设。科技信息中心的建设始于1979年,但由于费用巨大和对相关人员实际效力的怀疑,该中心被搁置了近一年。叶选平上任后,在他的领导下,该中心于1982年开工建设,并于1984年顺利竣工。

这座位于中山纪念堂西侧的16层建筑通过国际卫星通信网络与世界三大数据库相连。用户可以在几分钟到十多分钟内找到全球75%的机载信息,这对广东的经济发展和科技进步起到了重要作用。

1984年叶选平访问西德和意大利时,他发现高速公路建成的地方,经济会迅速发展。因此,他非常重视广深高速公路的建设。他认为广州是中国的南门,人员、货物和信息的便捷通道将给广州带来非同寻常的发展机遇。

改革开放后,广东省严重缺电。李鹏、叶选平等人主张在广东建设核电站。叶选平听取了各方的意见,做出了最终决定,并决定聘请外国专家担任负责核电站建设和运营的经理。邓小平曾经说过:“大亚湾核电站是中外最大的合资企业。这是一件伟大的事情。”

“懒惰哲学”

1985年,叶选平被提升为广东省省长。

一位外国记者问他,“你父亲对你有什么影响?”叶选平回答说:“客观地说,我父亲对我有影响,所以我16岁就去了延安,接受了良好的革命传统教育。然而,我不再是个孩子了。党首先把我看作是一个有40年党内经验的党员和党的干部,而不是叶剑英的儿子。"

叶选平在广东工作期间,被认为是实干家。至于“举哪面旗,走哪条路”的争论,他经常说,“做一只猫,抓住老鼠。”他在广东进行了一系列“冒险”改革,如价格改革、住房改革和副食品价格自由化。

经过调查,他意识到目前的价格体系是扭曲的,并把广州作为他的第一个目标。价格问题一直很敏感。在价格自由化之初,副食品价格很高,公众意见很大。然而,叶选平和广州市委、市政府并没有动摇。经过一段时间的市场调整,流通领域逐渐变得平稳,价格逐渐变得合理。广州的蔬菜和其他副食品供应显著改善。

如果出现重大决策问题,叶选平肯定会去实地调查。在向他汇报工作时,他不应使用“可能”、“估计”和“可能”等词,而应给出确切的数字。

他说,当他在一家企业工作时,有人说他对小事过于细致,没有足够的勇气去抓大事。因此,到达广东后,他一直在考虑不推迟重大事件。一些其他省份的领导人来广东访问。有人问叶选平他怎么会这么无忧无虑。与其他州长不同,他说他相信“懒人”的哲学,这是专门为其他副省长做的。

1986年5月3日,台湾的王锡爵从飞往中国航空公司的航班上返回。叶选平打电话给陈开枝,要求他“以中央政府的精神处理两岸关系”据此,陈开枝前往现场并发表了三项声明:确保安全、确保行动自由和先吃饭。陈开枝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当时有些人想知道他怎么能做出如此勇敢和慎重的声明。事实上,这都是因为叶选平的解释。

1988年1月12日,在广东省第七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64岁的叶选平再次当选广东省人民代表大会主席。他赢得了750张有效选票中的746张。

进入20世纪90年代左右,广东的形势非常困难。叶选平曾说,1990年和1991年召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时,广东团人民不敢抬头。陈开枝回忆说,许多外商担心中国的改革开放会停滞不前,甚至要求撤资。叶选平要求各级干部对外资企业要有耐心,并出台了相应的措施来稳定广东的形势。

1989年4月,澳门东亚大学授予叶选平公共管理荣誉博士学位,以表彰他“对促进粤港澳,特别是两地高等教育合作的重要贡献”。

1991年,叶选平辞去广东省省长职务,并被任命为全国政协副主席。当被问及这是基于什么考虑时,全国政协发言人鲁治超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叶选平在广东的工作在各个方面都依赖于他。他在改革开放、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与港澳交流中取得了显著成绩。”

叶选平指出,即使他在中央政府工作,他平时仍然住在广东。

他曾谈到自己在广东的工作:“我做过一些事情,也遇到过一些挫折。正因为如此,我们真正得到了一些经验性的东西。”他总结说,是Xi中训和其他前领导人打开了局面,为广东奠定了基础。他只是“遵循既定的指导方针”。当时,他们对环境保护不够重视。为了首先提振经济,他们无意中付出了沉重的环境和资源成本,给即将上任的州长留下了许多负担和困难。

“老大哥”

陈开枝与叶选平共事30年,一直称叶选平为“大哥”。对他来说,叶选平是领导者和长者。

叶选平在广东工作期间,结识了许多海外人士和港澳台同胞。有些人看到他不是叫他市长或州长,而是叫他“平哥”、“平叔叔”和“平侄子”。

在李卫平看来,叶选平和叶选宁两兄弟中,大哥看起来更“优雅”,更像叶帅,并被公认为叶帅的遗产。兄弟俩都喜欢书法,经常交换意见。叶选平学气功书法,给叶选宁看他的书法:“老板,你看我的书法有没有进步?”

李卫平觉得叶选平的话更沉稳,叶选宁的话更奔放。“但我心里有一团火,我觉得自己像一个家庭和一个国家。”

1990年,李卫平跟随叶选宁去广东拜访叶选平。叶选平带着他的家人,开车送他们去番禺的一个大食品摊。十几个人坐了两张桌子。人们轻松地迎接他:叶省长来了。

李卫平记得有十万米酒、红薯叶、南瓜和里面有“什么样的虫子”的蒸鸡蛋。叶选平笑着说,我们广东人除了天上飞的飞机什么都吃。

1992年,为庆祝中日邦交正常化20周年,中国国际友好协会代表团以叶选平为副团长,叶选宁为成员,李卫平为工作人员访问了日本。叶选平喜欢开玩笑。他给剧团成员牛松起了个绰号“牛红叶”。他也喜欢和他谈论诗歌论文。

李卫平说叶选平是一个“经历了巨大风暴的世界”的人。他不是官员,对广东的水土和这里的人民有着深厚的感情。

1992年,叶选平、小杨、海外陈香梅、陈世贤等发起成立中国民族文化促进会。陈开枝曾担任中国文化促进会副主席,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叶选平退休后,他不遗余力地为促进会工作,直到他病重,仍然坚持解决广东山区教师的实际困难。

2019年4月5日清明节,叶选平与广东省原副省长游宁峰、原政协梅州市委员会主席李金元一同前往广州黄花岗广州起义烈士陵园参加叶剑英元帅的纪念活动。这是叶选平最后一次公开露面。

安徽快三